貴港新聞網

貴港新聞網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  /   正文

男人能做的事婦女也一定能做好——記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女法醫蘇志萍

2019-12-26   來源:貴港新聞網-貴港日報   網絡編輯:羅秋蘭   作者:梁啟勇  

在常人眼中,法醫幾乎是血腥、恐怖、兇殺、腐臭的代名詞,是男人的“專利”。在市公安局有一位女警叫蘇志萍,她顛覆了常人的傳統認識,巾幗不讓須眉,憑借著對“法醫”這個特殊崗位的熱愛,以其柔情似水的特點,在英雄輩出的刑警舞臺上與陽剛鐵漢優勢互補,將利用法醫技術破案的活兒演繹得無比精彩。在14年的法醫生涯中,她先后組織、協調、參與現場勘查2800余起、尸體檢驗1500余具、傷情檢驗鑒定2600余人次、物證檢驗5000余起案件,出具各類法醫學檢驗鑒定書3000余份,均無差錯,用自己的專業知識積累,一次又一次破譯死亡密碼,實現了“為死者言,為生者權”的莊嚴承諾,得到了黨和人民的充分肯定。她先后獲得市公安局嘉獎2次、個人三等功1次,兩次被市公安局評為優秀共產黨員,先后被評為全區公安機關“巾幗建功”先進個人、貴港市創先爭優優秀共產黨員、貴港市“三八”紅旗手、全區“優秀人民警察”、全區公安機關優秀專業技術人才二等獎、廣西三八紅旗手、自治區優秀共產黨員,當選為中國共產黨貴港市第五次代表大會代表、中國共產黨廣西壯族自治區第十一次代表大會代表。

最艱苦的地方我先上

蘇志萍2005年7月從云南省昆明醫學院法醫系畢業,同年到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從事法醫檢驗鑒定工作。她在大學的時候就入了黨,是一名有著10多年黨齡的中共黨員,時刻以一名優秀共產黨員來要求自己。

2019年7月22日,當地村民在平南縣大鵬鎮高龍村瑤案屯西側的大湟江河段發現一塊女性尸塊,疑似碎尸案。擔任五大隊副大隊的蘇志萍接報后,立即組織帶領大隊技術力量奔赴現場。面對高度腐敗的尸塊、難聞的惡臭和不斷往手腳上爬的蛆蟲,蘇志萍靠意志支配行動,一絲不茍的對尸塊仔細檢驗。7月23日,民警在發現尸塊現場下游一片竹林旁邊的河水里又發現了一包尸塊。蘇志萍不顧有跌落水的危險,自告奮勇,鎮定自若地站在竹排上把腐臭的尸塊打撈上岸。蘇志萍顧不上喘口氣,立即進行現場檢驗,提取物證。在檢驗完這一尸塊后,天已經完全暗了,同事們已餓得饑腸轆轆了。蘇志萍卻輕描淡寫:每次出現場都是早出晚歸、饑頓飽頓,習慣了。7月24日,蘇志萍和同事們冒著灼熱的太陽,經過一整天艱難的搜索,最終集齊了所有的尸塊,通過對創口的仔細辨別,分析尸塊為同一人。對尸塊全部檢驗完成后,蘇志萍和同事們馬上召開案件分析會,基本確定了死者的死亡時間、致死工具、運用什么交通工具進行現場拋尸及嫌疑人的作案心理等等,通過現場得到的這些信息及時反饋給偵查員,最后破獲了這起影響惡劣的殺人拋尸案。

這些年來,蘇志萍就是這樣,不因女性身份而退縮,總是吃苦在前,臟活累活危險活搶著干。

有責任擔當才有出色

2017年10月22日,港北區港城鎮發生一起重特大投毒案,一家6口人由于喝了家里的一瓶飲料全部中毒,被送往醫院搶救。案件發生后,蘇志萍從到現場勘驗提取檢材,再對現場提取的100多份檢材完成檢驗,全程參與,沒有疏漏勘查中每個細節,但均未發現有除了受害人之外其他人的DNA分型,案件沒有獲得有價值的線索。面對困境,蘇志萍“一定要找出真兇”的意志沒有動搖,主動要求對現場再次進行勘驗提取檢材,并對再次提取的50多份檢材進行更加細致的研究,通過通宵達旦不停檢驗,最終在受害人家大門門口上提取的擦拭物上檢出另外一個DNA,從而認定了嫌疑人。這次出現場,蘇志萍日夜加班加點,忙碌得又困又乏,完全是靠理想信念支撐下去。

蘇志萍不忘初心、牢記使命,認真對待自己所從事的工作,勇于擔當,苦干實干,精益求精,在工作中體現自我價值。

2018年3月16日晚,貴港市城區中山北路一小區發生2起入室盜竊案,被盜現金、黃金項鏈、金銀首飾等物品一批,損失價值200多萬元。之前,貴港市主城區多個高檔小區共發生10多起同一手法,高層攀爬入室盜竊案。由于前面的案件都沒有取得有效的證據,這起案件的勘驗檢驗工作成了破獲這一系列案件的突破口。面對系列懸案,蘇志萍變壓力為動力,詳細的制定檢驗鑒定方案,多次改良方案,最終在一首飾盒上成功檢出一名男性嫌疑人的DNA分型。專案組以此為突破口,排查出40多名同一地區的入室盜竊前科人員,串并出20多起案件。該案的突破,引起了公安部、公安廳領導的高度重視,公安部指定廣西公安成立專案組開展對“東鳳籍”系列入室盜竊案并串案經營,全面開展打擊工作。最后,專案組認定“東鳳籍”系列入室盜竊案共涉及246起入室盜竊案件,成功抓獲67名嫌疑人,獲得公安部集體一等功。

事業面前個人得失微不足道

人們常說做女人難,做女警更難,做女法醫更是難上難。蘇志萍一心撲在工作上,家里的事情很少能夠幫得上忙,身為子女,身為妻子,身為人母,她對家庭的虧欠太多太多。蘇志萍的丈夫也是一位警察,經常跑外勤,照顧家庭的責任自然就落在她的肩上,每當工作繁忙加班加點、小孩生病住院的時候,就得實驗室和醫院兩邊跑,經常小孩在醫院打點滴時叫老人看著,自己又往實驗室跑。有時候工作繁重,蘇志萍就帶著小孩到單位加班,多少次,工作到深夜,回過神來才發現小孩早就趴在辦公桌上呼呼入睡……。工作沒黑天沒白天,啥時有事啥時走,既繁雜又勞累,她不但要干好自己的工作,還要一心一意支持丈夫的工作。她做了母親之后,由于工作忙,只好把小孩交給年邁的父母和公婆輪流照看,她對家里人說:“只有辛苦你們了,作為一名警察,我必須服從組織的安排,沒有什么價錢好講的。”

蘇志萍就是這樣一位現代女性,婦女能撐半邊天,入得廚房出得廳堂,為法醫事業廢寢忘食,舍小家顧大家。2018年大年初四,一家四口剛從桂林過完年回貴港,還沒有下動車,蘇志萍就接到了值班室打來的電話,說平南有一個案子:村中有一個70多歲的老人,死在了自己家中,要組織技術員趕赴現場勘查。還在哺乳期的蘇志萍二話沒說,把一兒一女推給丈夫,下了動車之后馬不停蹄地趕赴案發現場。蘇志萍完成工作回到家,已經是兩天后,緊張的工作讓她一下子垮了下來。一家老少見了心疼得流淚。

蘇志萍常說:“在事業面前個人得失微不足道,在最苦最累的時候,是信念給了我動力,男人能做的事,我們婦女也一定能做好!”


返回頂部
网络赚钱思维和策略